2022-09-23 19:51

Geechange效应如何改变了足球的一个球队城镇

当道格·艾顿还是个在吉隆长大的小男孩时,对猫党的忠诚是不容置疑的。

“我认识的每个人都是猫队的支持者。学生、商人、记者——他们都是这里吉龙的支持者,”现年78岁的艾顿说。


Lifelong Cats fan Doug Aiton remembers the days when every child in Geelong barracked for the Cats.

“我从1950年开始支持吉隆,那时我6岁。如果我不支持吉隆,那么我就会与众不同。在学校里,我认识的人都是吉隆的追随者。”

但吉隆与爱通年轻人的工业化“一支球队之城”截然不同,疫情以来更是如此。人口结构的显著变化也对其足球文化产生了影响。

对于在疫情期间或之前几年对这座城市进行了“Geechange”的数以万计的居民来说,本周是他们第一次有机会见证这座城市是如何接受让自己的球队进入AFL决赛的兴奋之情的。猫队确实在2020年进入了决胜局,但在维多利亚被封锁的时候,猫队在布里斯班举行了比赛,猫队输给了里士满。

根据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通过重新安置数据得出的地区搬家指数(Regional搬家指数),去年吉隆是澳大利亚第三大最受首都城市移民欢迎的目的地,仅次于黄金海岸和阳光海岸。

该指数还发现,从首都城市流向吉隆的人口超过了全国各地城市居民的平均水平。

从首都城市搬到吉隆的大多数人都来自墨尔本大都市,其中人数最多的人群来自该市西部的温德姆议会区。最近来到吉隆的人也要年轻得多——60%是千禧一代。

编制该指数的澳大利亚区域研究所(Regional Australia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金•霍顿(Kim Houghton)表示:“也许10年前,主流说法是,改变树木和海洋的人都是退休或接近退休年龄的人。”

“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年轻人)离开城市,想要买房,这在某些地区通常更容易负担得起。”

艾顿是前一波的一员。六年前,他在墨尔本当过播音员和记者,在《时代报》(The Age)工作,后来退休到Ocean Grove。

住在海岸附近,通勤更方便,有能力购买更大的房子和土地,这些都被提名为吸引因素,不仅对该地区的新居民,对吉隆榜单上的顶级足球运动员也是如此,他们相信自己的雇主已经成为AFL的“目的地俱乐部”之一。

“这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前猫队球员、吉隆酒吧老板比利·布朗利斯(Billy Brownless)说。“这里的每个人——包括足球运动员——都在谈论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他说:“汤姆·霍金斯、杰里米·卡梅伦、艾萨克·史密斯也买了一小块地。

吉隆的人口增长,特别是阿姆斯壮溪和杜尼德山的新发展,也可以在当地的足球场景中看到。

35岁的费利西蒂·埃利斯是南巴旺足球俱乐部的Auskick协调员,该俱乐部在贝尔蒙特和海顿郊区踢球。这个俱乐部每个赛季都有超过200名澳大利亚人。

“很多人都是从墨尔本来的,”她说。“不仅仅是Auskick级别,所有年龄层都有,包括女足。”

她观察到,大多数人在搬到这个地区后仍然忠于AFL,这意味着吉隆现在有大量其他俱乐部的支持者,尤其是西部牛头犬队、里士满队和科林伍德队。

孩子们在Auskick所穿的足球套头衫是判断他们家为谁效力的一个关键指标。埃利斯表示,如今,在她的项目中,约有50%的孩子穿着吉隆的海军蓝和白色鞋圈。


Felicity Ellis still has a soft spot for the Cats, but now supports the Western Bulldogs, who her husband and children, Georgia and Seb (pictured), follow.

“我们有一个女孩穿着圣基尔达的全套服装……我们甚至有一个弗里曼特尔的粉丝,”她说。

尽管埃利斯仍然对猫有一种柔情,但她的亲身经历证明,在吉隆长大的猫迷不再是既成事实。


Geelong cheersquad member Jamie Law after the preliminary final.

“我生在吉隆,长在吉隆,但我转到了我丈夫的球队。现在我们是西部斗牛犬。”“我所有的孩子现在都是西部斗牛犬队的。我父亲对此颇有争议。”

虽然猫队不再享受家乡的独家支持,但吉隆拉拉队21岁的成员杰米·劳(Jamie Law)表示,该地区不断增长的人口对他心爱的球队来说是件好事。

“主场比赛的观众比以前多了,”他说。“今年来的人有最近搬到吉隆的人,也有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的人。尤其是那些来到吉隆的人,他们以前从未有过作为球迷的经历。”

劳是吉隆的终身居民,他对自己所在城市发生的变化感到兴奋。他说,像他这样的年轻人还有几十个场地,这个地方感觉正处于一个黄金时代,尤其是因为猫队将在周六进行重要比赛。

他说:“我认为这是吉隆人可以引以为豪的事情——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地方,不仅人们想来这里,足球运动员也想来这里。”

市长Peter Murrihy说,吉隆对足球运动员和航海者的吸引力证明了这座城市在过去十年中保持了韧性,尽管曾经是它的命脉的汽车制造业和其他蓝领产业已经崩溃。

他表示:“2016年,当最后一辆福特(Geelong)汽车从(Geelong)生产线上下线时,很多人都在谈论Geelong的消亡,但我们认为专家们搞错了。”

“越来越多的人搬到吉隆,所以你确实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为不同的球队呐喊,但吉隆的心永远为蓝白队跳动。我们希望(周六)能成为值得纪念的一天,并能激励一些新粉丝加入《猫》的行列。”

与最好的AFL在这个国家的报道保持同步。注册Real Footy时事通讯。

相关推荐